今天是:2019年12月08日 星期天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 加入收藏

手机客户端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杨凌 > 杨凌退役军人风采 | 90岁老兵邓义平:我是党的一名小战士

杨凌退役军人风采 | 90岁老兵邓义平:我是党的一名小战士

来源:    作者:杨蓓蓓 靳军     发布日期:2019-07-12 09:49    

  

编者按

为深入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关于退役军人工作的重要指示精神,切实加强思想政治引领,讲好退役军人故事,展现退役军人风采,杨凌融媒体中心、杨凌示范区退役军人事务局、杨凌示范区作家协会联合在全区广泛开展讲好杨凌退役军人故事主题宣传活动,深入基层挖掘一批杨凌退役军人的典型代表,充分展示退役军人永葆本色、奋发图强的优秀品质和良好精神风貌,在全社会大力营造关心国防、尊重尊崇和学习优秀退役军人的浓厚氛围,激发广大干部群众追赶超越的强大正能量。今天推出系列主题报道第一篇:90岁老兵邓义平:我是党的一名小战士。

伴随着晨曦第一缕阳光,静谧沉睡的大地开始重新焕发生机,站在窗前的邓义平老人静听凝视着万物的萌动与葳蕤,神情自在安详。身后的床榻上,叠的方正似豆腐块的被褥骨感铮铮地挺立着,书桌前泛着新鲜油墨香的报纸舒展着身姿,印证着主人的造访轨迹。回身,伏案,一笔一划肃穆庄严地抄录起毛泽东诗词,在明净璀璨的晨光里开始一天的日常。

与黄继光、邱少云为战友

原本是为了躲避国民党抓壮丁,机缘巧合成为了中国人民解放军某部机枪连的一名战士,自此便与军人缔结了此生不解之缘。那是1949年夏,邓义平刚刚年满18岁。

参军期间,他先后随部队参与了解放前夕的四川剿匪和成渝铁路修建,在河北青县地区整训、学习后被调往第12军通讯科当摇机员。现如今,90岁高龄的邓义平谈起军旅生涯的点滴,依旧如数家珍。

朝鲜战争后期,美军越过三八线,威胁国家安全,邓义平随着来自祖国四面八方的百万热血儿女共同奔赴朝鲜参与抗战,那场鸭绿江边的记忆成为他灵魂深处的至高点。“敌机投射照明弹,日夜疯狂轰炸,炮弹此起彼伏,随处可见涝池大的弹坑,山上的树都被炸秃了。”其中,金化东北上甘岭地区的战斗激烈程度为前所罕见,特别是炮兵火力密度,已超过二次大战最高水平。“高地的山头顷刻被削掉,化为焦土,战士的尸体和残肢触目所及,异常惨烈。”

采访中问到当时那种场景有没有害怕过?“那个时候年轻,而且是家里唯一的男丁,心里明白如果出了事真就后继无人了。但是真正上了战场,冲锋陷阵就什么都不怕了,只知道我是一名战士。”

在那场艰苦卓绝的战役中,黄继光飞身堵枪眼,胸膛被火药烧黑了,布满了弹洞,视死如归。邱少云烈火焚身,纹丝不动,丝毫没有暴露我军目标。他们都是千千万万的中国人民志愿军中的一员,是热血鲜活的年轻生命,是和邓义平一样在战场上拼搏,并肩抗敌的战友。

保家卫国,把青春和生命献给祖国,是广大战士心目中的军人楷模和民族英雄。年轻的他燃烧着心中的热火,无数次告诫自己要向英雄致敬和学习!要用毕生守护和闪耀应有的军魂!

“中国人的军队是有信念的,我们知道为了什么而战,我们就是为了保家卫国,这是我们唯一的目的。”炯炯目光里透着当初的战士气概。我明白战争的残酷在他的心底留下深深的伤痕,同时也会根植无上的情操与信仰。

无疑,那是一个英雄的时代,无数个可爱的战士,用血肉之躯与精神信念缔造出一个民族重新觉醒时所迸发的能量和力量,勇敢且无畏。

最终,这场战役打出了国威军威,创造了我军历史上所没有的坚守防御成功的先例。

放下枪杆子拿起笔杆子

1952年10月的一天,时任机枪连副班长的邓义平带领三名战士在六号阵地御敌,战事异常胶着,此起彼伏的枪弹横飞,每一个毛孔都充斥着喷薄热浪和火药味儿,面对敌军丧心病狂的疯狂火力,他们抬着重机枪义无反顾地奋勇坚守,扔尽最后一颗手雷。

突然,一声近在咫尺的惊天彻响,震耳欲聋,伴随着一袭剧烈的刺痛,左臂顿时血如泉涌,邓义平中弹了。而在那一天的战斗中,随行的三位战士全部壮烈牺牲,他们分别来自山东、四川、陕南,最小的赵永福才18岁,时至今天邓老依然清晰地记得他们。

负伤的邓义平被紧急送到朝鲜战地医院接受救治,弹片刺入左上臂动脉血管,情况不容乐观,第一时间被告知需要截肢,他坚决不同意。“我还要上战场呢,不能没有胳膊!”斩钉截铁,不容置疑。就连见惯生死的医生也被他的这份执拗所感,经历一番会诊,商定执行保守手术方案。但仍被告知存在巨大的风险,全麻,内心奔腾的生死较量比在病床上撕心裂肺的打滚更为痛绝。

所幸,邓义平最终保住了胳膊,二等乙级伤残,再无缘战场。然而,欣慰的是不久之后战役胜利告终。

随后回国,在医院疗养,1953年被护送至陕西省华阴县西北革命残废军人学校休养、学习,先后在宝鸡分校和化阴庙总校完成修习,顺利毕业。在这期间,那场负伤的阵痛逐待恢复,自肘弯延伸到肩颈处的狰狞疤痕昭示着曾经的惨烈存在。“术后的一段时间,左臂血肉近乎全无,只余骨头嶙峋可见。”邓老平静地叙述着,“左手提不了重物,每逢天阴下雨隐痛不止,比天气预报还准咧。”因血脉通行受损,手指关节萎缩,小指和大拇指严重扭曲变形。“还好,倒也不影响日常生活。”极尽超脱与淡然。

然而,最令他感怀的是这四年难能可贵的半军事化学习经历,其中,1954年邓义平光荣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我一个贫农子弟,连小学都没上完,字都不认识几个。国家能给我提供这么好的学习条件,细致全面,我相当感激。是共产党培养了我,没有党,就没有我的今天。”言语真切,眼睛里闪动着亮光。

这位因伤被迫离开战场的瘦削青年感念自己没有被放弃,源自内心地感恩国家的培养再造,拿起笔杆子怀揣报国梦执着前行,这份由衷而生的赤子情怀贯穿了他此后一生。

党徽不离身的退役老兵

1957年毕业分配,先后就职于陕西靖边县人民法院、武功县人民法院、武功县贞元代甲人民公社、杨凌区纪检委。工作敬业勤勉、刚正不阿、克勤克俭、内外好评。1992年,组织批准离休。

奋斗了大半生的邓义平并没有因离休而停歇。“每天早睡早起,整洁自律,除了锻炼身体,没事儿就在那看书,写字儿,抄抄毛泽东诗词。”一本使用多年的新华字典都被他翻阅出深深的印痕,读不准的,生僻的,或生或熟的,他总喜欢查验一番,治学态度严谨而又细致。

走进邓义平的居室,朴素,简单,除了起居坐卧,更多的还是他的书房阵地。墙角的书架上整齐傫放着报纸书刊,不大的床头柜也堆放着满满当当的书刊、杂志,有订阅的,有零散购买的,最醒目的是上方的毛泽东诗词选本和书法画册。平日里,他总习惯坐在小凳上,俯在床前读书、写字,聚精会神,一丝不苟地书写。

儿媳袁碧侠说道,“能干的事情都是亲力亲为,从不假手旁人。性情随和淡然,衣食饭菜从来都没弹嫌过。”现如今,邓老跟着小儿子过活,和睦融洽,儿女们也都孝顺。窗明几净的居室里,一派舒心祥和,闪耀着荣军之家的光辉。

在邓义平老人珍藏的军旅物件里,除了曾经见证着他每一个光荣时刻的履历证书和纪念章,有一枚小小的帆布材质的姓名牌,正面是“中国人民解放军”七个方正大字,背面印着邓义平的姓名、部别、职别和隶属时间,因年代久远而陈旧,泛黄。

“这是当年用来别在胸前衣兜上面的布牌,现在倒是没什么用了。”老人轻轻地抚摸着布牌,复又悉心地用塑料纸包裹起来收好,喃喃地说:“那个时候上战场的人都会把家庭住址、家人姓名等信息写到贴身的衬衣上,因为那可能是留给家人的最后遗物。”这块陪伴他走过无数枪林弹雨的名牌浓缩为他军旅生涯的缩影。

2004年,中共杨陵区委授予“光荣在党50年纪念”章。2009年,中共陕西省委、陕西省人民政府授予“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60周年纪念”勋章。

采访尾声,翻阅着邓老的诗词手记,一笔一划镌刻着他伏案执笔,坚定沉稳书写的身影,俊挺硬朗的字迹亦如老人胸前端庄佩戴着的党徽,彰显着永不磨灭的军魂!和着共和国诞生的铿锵乐章,律动华彩!

在这个仲夏,这位清瘦却精神矍铄的耄耋老者,尽管他的身姿不够挺拔而略显佝偻,步履蹒跚耳聋失聪,但是骨子里的那份军旅情怀,那些至情至信的情感表露仍旧带给我无限的感慨和感动,这大抵就是千千万万个中国军人的形象缩影。积蓄饱满的热忱与能量,在时代的洪流中生死砥砺,奉献、书写着自己的热血青春!


Copyright @ 2010-2017  Yanglingtv.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杨凌融媒体中心(杨凌电视台) 版权所有  陕ICP备10006195号   陕公网安备 61909002000068号  举报电话:029-87033710

设计与技术支持:艾特网络   陕西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9-63907152